江苏紫琅律师事务所 南通律师事务所业务领域:刑事辩护,民事诉讼,纠纷仲裁,法律顾问等。
成功案例
热门案例
  吴某交通事故损害赔偿纠纷―
  吃透法律 赢了官司――记
  国内罕见的遗体捐献纠纷
  生死辩护,李力贪污、诈骗、
您所在的位置:成功案例
生死辩护,李力贪污、诈骗、受贿一案始末
发表时间:2007-8-28
本案被告人李力,原系海门市A镇镇长,200610月因涉嫌贪污罪、诈骗罪、受贿罪,被南通市检察院提起公诉。该案涉案金额近一千五百万元,又是地方领导因赌致贪的典型案例,社会影响巨大,受到当地新闻媒体和社会公众的普遍关注。我所律师接受被告人妻子的委托,为李力进行了一场生死辩护。

案情简介:

李力原系海门市A镇镇长,任职期间,他多次以出境招商引资为名,赴澳门赌博,并负下巨额债务。为继续赌博以及偿还还债,20054月至20058月,李力以建设新农村项目为名,将数家企业的财物骗至该镇政府的相关帐户,并采用隐瞒资金用途、截取收入不入帐的方法从政府帐户上侵吞、骗取人民币950万元,用于赌博或归还赌债。20052月至20054月,李力为了筹资还债,通过帮助某企业“换外资“、虚构新农村投资建设项目等方式,骗取他人财物共计人民币495万元。同时,李力在担任海门市B乡党委副书记期间,利用职务便利,帮助个体户冯某承建联体农民公寓,并收受冯某托人转送的人民币1万元。

公诉指控:

基于以上犯罪事实,南通市检察院认为应依法判决李力贪污罪、诈骗罪、受贿罪,并数罪并罚。

辩护意见:       

对于诈骗罪、受贿罪的指控,委托人以及辩护人并没有异议。本案的争议重点,亦即是否有可能对李力判处死刑的焦点在于:李力侵吞、骗取数家企业共计950万元投资款的行为是构成贪污罪,还是诈骗罪,为此辩护律师从法律理论以及本案的犯罪事实两个角度,进行了详细而缜密的辩护。

贪污罪VS诈骗罪        生死辩护

按照犯罪构成理论,贪污罪有四个构成要件:1.主体为国家工作人员;2.主观方面是故意,而且是直接故意;3.侵犯的客体是复杂客体,即国家工作人员职务行为的廉洁性和公共财产所有权,犯罪的对象是公共财产;4.客观方面是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侵吞、窃取、骗取或者以其他方法非法占有公共财产。

依据贪污罪的法定构成要件,辩护律师结合本案逐一予以分析,提出本案被告人应当构成诈骗罪的辩护意见。

一、本案的犯罪主体李力虽然是国家工作人员,但需要强调是,

他同时也是一个一般自然人主体。                                              

作为国家工作人员,李力在收款凭条或者买卖协议上加盖公章的行为

是否构成成民法上的表见代理,是否可以依据相对人的善意推断财产所有权的转移?从表见代理的法律理论,在合同无效或者被撤销的情况下,并不适用表见代理制度。被告人在盖公章以及签订协议时,犯罪动机早已经形成,且正在实施犯罪,在这种情形下签订的协议、盖出的公章的凭据,依据合同法52条的规定,都应该认定为无效。(以胁迫、欺骗等方式签订的合同无效;以合法形式掩盖非法目的的合同无效。)仅仅依据相对人的善意,就认定合同的效力和款项所有权的转移,在法律上是完全站不住脚的。

二、从被告人的主观方面考察,其主观故意具有不确定性。一方面,从其心理态度来看,被告人境外赌博是为了赢钱获利,而证据表明,他也确实在澳门赢到了二、三十万元钱。正是基于贪财的目的和现实赢钱的诱惑,被告才一次次出入澳门各大赌场豪赌,最终走向犯罪的深渊。另一方面,从李力资金的实际流动来看,其筹集资金的面和量远不限于起诉书指控的部分,而其中相当一部分欠款,李力已经退还了。如果绝对存在非法占有的目的,被告人完全可以占有所有的资金不归还,而事实上并非如此。因此,公诉机关认定被告人具有非法占有的主观故意并没有确凿的证据支撑,其实际上是一种赌徒普遍放任的心态,那就是:如果赢了钱我就还,如果输了我就再去筹资翻本,实在输得还不起了,那就没有办法了。

    三、本案的犯罪对象并不属于贪污罪所界定的“公共财产”,因此本案被告人也没有侵害职务行为的廉洁性。

依据《刑法》第91条的规定,公共财产是指国有财产、劳动群众集体所有的财产、用于扶贫和其他公益事业的社会捐助或者专项基金的财产。在国家机关、国有公司、企业、集体企业和人民团体管理、使用或者运输中的私人财产,以公共财产论。

依据以上规定分析,本案所涉950万财产并不符合刑法对于“公共财产”的定义,其原因在于:首先,从这些款项的最初的所有权属性来看,他们本属于民间资本,并非A镇政府财政拥有的公共财产;其次,该项财产并未实现合法的民间资本向公共财产的所有权转移,也没有被公共机关管理使用。1.在该款项进入A镇财政所之前,李力已经萌发了占有的犯罪动机,其与相对人谈判、签订协议、签盖公章的行为均是为实现其非法目的的犯罪行为。依据民法理论,以犯罪的手段不可能实现合法的所有权转移,即使实现了转移也应当被认定为无效,因此该项民间资本并未合法转移至A镇的公共财政。2.虽然名义山该款项是汇入A镇财政帐户,但该款项或者并未交付于镇财政而直接被李力截取,或者虽进入镇财政帐户,但并未为镇政府的集体意志所了解并控制,其实质上还是由被告人所控制(李力可以随意支取、使用、截留该项财产,因此进入公共帐户也仅仅是掩人耳目的一种手段,该项财产实质上仍然控制在被告人犯罪的手腕之中)。

          四、从客观方面分析,本案政府职务上没有赋予被告人行为权力,因而他也不可能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实施犯罪行为。

从公诉机关举证的材料来看,被告人在A镇搞所谓“新农村建设”已经超越了海门市委市政府对新农村建设的工作部署,他组织950万资金也没有同其他领导商量讨论过,部分行为也发生在他调离A镇镇长岗位后。因此,从本质上看,被告人组织资金的行为不是政法赋予其的职务行为而纯粹是个人的犯罪行为,实际上是在忙私活,根本不是在履行职务。被告人的身份、他的谈判行为、他手中的公章其实都是其实施犯罪的手段。 

本案被告指令镇财政所所长大额取款或中途截款存入个人帐户和秘书盖章的行为也并非为职务行为。辩护人认为,作为财政所所长,听取镇长的工作指令是应该的,但作为一名财政所长,坚守组织原则和财物制度是高于一切行政命令的根本要求,按照该镇党委工作会议的精神,从财政所支出一万元以上的款项必须得到党委会的同意。可是,该所长偏偏违背镇党委的这个原则和起码的财务制度,为被告人的犯罪大开绿灯;同样,秘书岗位也有一套规范约束公章的正常使用,而秘书偏偏没有按章办事。因此,被告人在职务上应当无权对财政所长发出大额取款或中途截款的指令以及背着领导层私盖公章,仅仅是财政所长、秘书出于私情和违背原则而帮助被告人实施犯罪。所以,被告人这种职务对财政所长、秘书越权指令的便利本身就是不存在的,仅仅是他们不守原则而导致的后果。因此,辩护人认为,被告人实施犯罪所利用的仍是其镇长的特定身份(不是职务上的便利)来迷惑相对人或自己的属下,职务只是行骗的幌子。从根本上讲,被告人的行为并没有侵害公务活动的廉洁性,而这正是被告人该犯罪的一个特别显著的特点。

基于以上事实,辩护人分析,公诉机关指控李力贪污犯罪部分,在对涉案950万款项定性上未能认真区分“公共财产”与一般“私人财产”的本质区别;在对犯罪客观方面判断上,将李力行骗作案的作案方法误认为“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从而作出了不正确的犯罪定性。请求法院依据法律、结合本案事实,认定李力构成诈骗罪。

       审判结果:

       辩护律师认真负责的工作态度、扎实的理论功底、全面深入的辩护意见赢得了公诉机关、审判机关以及委托人的一致好评和尊敬。一审法院对李力判处无期徒刑,李力本人及其家属均愿意接受该判决,未提出上诉。

  

(注:本案所涉当事人李力为化名。)

    Copyright © 2011  江苏紫琅律师事务所  版权所有  本站关键词:南通律师江苏律师纠纷诉讼法律服务
苏ICP备12071483号-1  技术支持:SiteAtm.com
  友情链接: 南通人才网 网站建设 苏州律师 南通律师 平面磨床厂家 卷板机厂家 粉末液压机 管道过滤器 防爆电器厂家 液压机厂家
  咨询热线:0513-85227753  公司传真:0513-83589571  地址:南通市工农路533号阳光尚座(金公馆)631-639号
留言咨询